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学生工作化苑化苑第八期 > 正文

一个人的旅途

2012-10-17 23:18 阅读: 作者:张茹

我在火车的轰隆声中醒来,车厢里白晃晃的灯光刺得我眼睛发疼,看看表,五点一刻,还有一个多小时。我掀起车窗帘,把头埋在窗帘下面。窗外仍是黑色的天幕,那些黑飕飕的景物就在我眼前一闪而过。离家真是越来越远了,我轻轻地叹息,我的选择会是正确的吗?我想,我需要一段等待,无论是眼前短暂的还是往后漫长的。

列车到达终点站南宁,我在涌动的人潮中拖着行李向前移动。终于出站,我看到东面的天边有薄薄的微光,月亮已淡去它的身影,一颗启明星高悬于天际。风是暖的,带着些闷热的气息扑面而来,我的心底突然生出一种踏实的感觉,很奇怪,这种感觉不是陌生,竟然是踏实。我走在这片我从未涉足过的土地上,静静地想,这便是我将要生活四年亦或更久的城市,四年之后,我会是什么摸样,它又会是什么摸样?

我不明白我在到达西大后心中为何会那样平静。我走在校园的路上,行李箱的轮子转动的声音打破清晨的宁静。面对我的大学以及即将要开始的大学生活,我的心情却平静的如一泓幽深无波的秋水,没有一丝起伏。没有新鲜,没有好奇,没有激动,比高考时我坐在我喜欢的男孩子后面答卷还要平静,仿佛我只是来赴一场既定的约。

也许是因为我早已明白这将是我一个人的旅途,我要在这旅途中收获独立、成长以及,梦想。我曾经看过这么一句话:再不疯狂,我们就老了。于是我疯狂了一把,选择了西大。离家的遥远让每个人都摇头叹息。我的疯狂刺痛了父亲的心,可他依然祝福我实现自己的梦想。梦想让我想起武汉,这座我魂牵梦萦的城市。十六岁的时候,我的梦想是江城武汉以及珞珈山上的樱花。然而我努力了那么久,最终仍旧与我的梦想擦肩而过。我清楚地记得,列车经过武汉的那天清晨,我趴在车窗上看着外面,眼眶微湿。太阳刚刚升起,散着柔和的光,宽阔而平静的江面以及江面上经济的轮渡,这一切都足以深深烙印在我的记忆里。然而,这都已成为了过去式。

我想起十五岁那年我的生日,父亲亲自烧了菜给我祝生,并且毫不避讳地让我陪他喝酒。泛着白色泡沫的青岛啤酒,入口有微微苦涩的味道,我却并不讨厌它。我和父亲碰杯,他说:茹茹,爸爸祝你心想事成,实现你的梦想。而那时,梦想于我还是一片空白。我对着他笑,我想他一定看到了我眼里的水雾。我的喉咙发紧,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我感激他不曾问我如何学会喝酒。腐朽的青春里每个人都会干出点叛逆的事儿来。二十岁这一年,父亲再次祝福我实现梦想,然而可笑的是此时我已失掉了我的梦想,它之于我又是一片空白。

这一个人的旅途已经启程,无论我多么地不想不愿,却依旧架不住它向前的步伐,就同我架不住年与岁的慨叹一样。我也笑着告诉自己,既然选择了就要义无反顾,后悔从来不是我要做的事情。我是不喜欢静止的人,不喜欢站在原地将寂寞站成一座花园,一个人总要走陌生的路,看陌生的风景,听陌生的歌。我的父亲理解我,所以他放我离开并且深深地祝福我。我明白他的祝福中包含了很多,他希望我平安、健康、独立、美好、坚强。我会努力成为他所希冀的样子,因为,那也是我所希望的自己。